粤ICP备11076303号  广州青年志愿者协会医疗服务总队 www.gzyld.org.cn
加入医疗队
加入志愿者

位置:GZ医疗队义工技能心理学现代价值

女孩子,要过几年一个人的生活


来源:未知      作者:seagull8111      点击:次      时间:2014-07-12
如同先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好别人一样,只有过好一个人的生活,才能过好两个人的生活。

多多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即便读大学,也是在本地读的,虽然学校安排了宿舍,但她从来没有住过一天,每天宁愿坐两个小时的地铁,也要回家。大学毕业后,她在上海找了一份文秘的工作,薪水不高,但因为离家近,便欣然接受。谈恋爱谈了两年之后,男友央求她从家里搬出来,过两个人的小日子,她不舍那个如鱼得水的家,迟迟没有回复。直到有一天晚上,心情郁闷的她夜里十点多,打车去男友的家,一进门,看到男友怀抱里有另一个女人。
第二天,她决定从家里搬出来,她觉得就是因为自己不愿离开家,所以才造成男友的劈腿。趁这个教训的热气正旺,她一定要跟家做一次告别,否则,以后会更难走出这一步。
于是,她用自己微薄的工资在寸土寸金的上海,租了一间十平米的单人间,和三个人共用厨房、洗漱间和卫生间。最开始的一个月,为了不狼狈地去和室友争抢着洗漱,她一直用湿巾擦脸,然后化妆;遇到尿急,也要憋着去公司;从来不做饭,在路边随便找家便利店买点零食将就一下。虽然没有家里的热汤热饭,她想着只要能渐渐适应一个人的生活,也是值得的。
不幸的是,她遇到的舍友们“志同道合”。除了她以外的那三个女孩子,时不时地带男友回来过夜,或者请一大堆朋友来家里喝酒唱歌,或者就这三个女生,搓麻将到半夜。就像多多无视她们的存在一样,她们也无视她的存在。利用公共空间时,从来不和她打招呼,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但多多是狠了心地要住下了,付了半年的房租,不能说走就走。撑,往死了撑!
可第三个月刚开始的时候,她就一句话没说地搬回家去了——她可以与别人斗,可以与生存环境斗,但斗不过自己,斗不过自己的无聊、寂寞和无所事事。
她的父母都是普通公司的职员,没有过多的日常应酬,从小到大,家里总是有一个人陪伴她,她没有一个人吃过饭、一个人睡过觉,连逛街都会叫上妈妈一起,所以,从未尝过一个人生活的滋味的她,从家里搬出的那天晚上,在房间里看着墙上自己的影子,第一次感受到了形单影只的落寞。那一刻,她恍然明了:长久以来自己贪恋的不是家里舒适的床、可口的饭或者随时可以洗澡的热水器,而是总有一个人在身边的小热闹。
为了对抗一个人的无聊,工作日下班后,她就趴在床上看美剧,直到看得眼睛酸疼,才倒头就睡,两个多月的时间,她几乎把近五年错过的美剧看了个遍。只不过,每到周五晚上,她就没有看美剧的心情了,总在打算周末两天怎么过?想着在十平米的天地里,站着、坐着、躺着,都是一个人。她也想过去逛街,给朋友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就放弃了,人家都忙,没有时间陪她,后来,她便打消了外出的念头。她觉得一个人站在街上,所有人都能看到是你一个人,而一个人在屋里,只有自己知道是一个人。
于是,看美剧、发呆和躺在床上无聊地翻网页,成为了她最日常的生活。有时,想到下班后要回到那个一个人的房间,还要和三个女人斗争,她就想在办公室多待些时间。可看到那些格子里的人一个个散去,空荡荡的办公室只有她一个人时,又会迫不及待地收拾东西走人。
孤单就是这样一种东西:没有觉察到就不存在,而一旦觉察,它便如影随形。后来,多多在上下班的路上,都会觉得路人在看她,似乎在说:“瞧,一个人呢,多可怜”;以前她无比讨厌合租的那三个女人,觉得她们生活粗糙得让人受不了,可某一天,她回家时,看到三个人围在一起吃热气腾腾的蔬菜火锅,便羡慕不已;两个月里,她没有回过一次家,因为害怕一旦回去,就再也没有勇气出来。
日子越过越像是一场战役了。她尝试各种办法让自己忘记是“一个人生活”这个事实,但总是忘记之前先想起,反而是一遍遍地强调了自己的孤单。甚至,这影响了她的工作,如果办公室的几个女同事一起出去吃午饭而没有叫上她,这顿饭她就不会吃了。以前也有这种情况,但她会屁颠屁颠地跟上她们,但现在,她不会了。
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歧视孤单的人。
一切都变得乏味了,她几乎忘掉了快乐的滋味。于是,大哭一场之后,她决定搬回家,如同搬出来一样决绝,第二天,她就搬了回去。她想:“过不了一个人的生活,不过就是了。结婚之前住在父母家,结婚之后,有了丈夫和孩子,到老都不会是一个人了。为什么非得把自己逼进死胡同呢?”
     回家后,多多又过起了天堂般的生活,早上起床后就有母亲准备好的热腾腾的早餐;晚饭后,会和父母一起去散步,聊着彼此在工作中发生的趣事儿;周末窝在家里,和母亲一起看韩剧,吐槽这个男人帅那个男人糟,或者牵着手,一起逛街。细水流长的日子和过去没有什么两样,这让多多更加坚信搬回家的选择是对的。
一年多以后,父母给她安排了一次相亲。由于父母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和认真的挑选,多多只见了一面,便觉得很是合适。男人成熟稳重,在一家网络公司做销售主管,在上海有房子,这一切都符合多多想要拥有一个安慰的家的愿望。两个人年龄相对来说都比较大了,而且双方家长和彼此之间也都挺满意的,半年后,两个人就闪婚了。多多为此兴奋不已,像是完成一个任务一般,大松一口气,她终于要有属于自己的家了。
初为人妇的她,对家里的一切都感觉格外新鲜,似乎有干不完的活儿在等着她。每天下班后,她会第一时间冲回家,打扫房间、洗衣服,然后进厨房精心准备晚餐。倘若她做的这些再能得到丈夫的赞美,那就再好不过了,甚至于,相比较工作而言,她更喜欢待在家里,一整天一整天地待在家里。丈夫对她也非常满意,因为工作比较忙,回家之后,就有干净整洁的家和热腾腾的饭菜等着他,一天的疲惫也就缓解了很多。
可这种美满幸福的日子,并没有持续长久。半年之后,男人被安排去统筹和策划一个新的部门,加班的时间渐渐多了起来,有时,加班到半夜,为了方便,就不回家了,在办公室睡一会儿起来再继续工作。丈夫不回家吃饭、不回家睡觉,多多突然之间就变得没有激情起来,似乎她做的所有家务都是为了让丈夫看到,而一旦他不在,她觉得自己做得这些没有人欣赏和肯定,也就没有意义了。
于是,她又恢复了单身时的生活,虽然家里有整体厨房,但她还是会在外面买了快餐带回家吃,丈夫不在家,她就不想开火做饭。下班后,也没有精神气儿打扫房间了,就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一堆衣服落在洗衣机里,就是不愿按动按钮,让它滚动。“整个人想死了一样”,她说。这时,她会想起之前搬出家的两个月时的状态,和现在的无聊、寂寞没有什么两样。
新活动 回顶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