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ICP备11076303号  广州青年志愿者协会医疗服务总队 www.gzyld.org.cn
加入医疗队
加入志愿者

位置:GZ医疗队公益纪实志愿者故事服务心得

“滴水公益”志愿者团队为何陷入生存困境


来源:      作者:      点击:次      时间:2009-10-29
一个志愿者组织,两个带头人,500多名志愿者。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这个不到600人的团队——“滴水公益”,为地震极重灾区——四川省青川县募集了800万元的救灾物资,以及1260万元的帮扶学生善款。
  青川县的许多学生家长知道,“滴水公益”的志愿者带来了孩子的生活费和冬衣,但很少有人知道,带来这些物资、善款的志愿者们,由于缺乏生活费,住在青川县冰冷的帐篷里,靠接济,艰难度日。
  “滴水公益”的发起人“大北”(网名)近日给中国青年报打来电话,诉说作为草根志愿者组织所面临的生存危机。这个成立两年半的组织,如今落到了借钱办公的境地。
记者日前随“滴水公益”带头人“天街”(网名),来到青川县的青溪镇。时值寒冬,当地老百姓已经住进板房,而青溪镇中心小学的操场上,依然搭着三顶帐篷。
  寒风刺骨,操场上不见一个人影。在接近零度的环境里,三顶简陋的帐篷搭在布满碎砖瓦的操场上,显得有些孤单。 这些帐篷,就是“滴水公益”支教志愿者彭运生、李球保、刘舞的家。
  “天街”告诉记者,青溪镇中心小学老师的年龄结构偏大,孩子们迫切需要一些年轻、有活力的老师。“滴水公益”在“滴水论坛”发帖招募支教志愿者,这三人就是网上报名后选派过来的。
  记者在帐篷里看到,上百本图书摆放在帐篷中间的书柜里,两块大黑板拼成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各种书籍。一位50多岁的大妈进进出出,正准备晚饭。“天街”说,大妈是青溪镇中心小学的李太英老师,主动来照顾3位支教志愿者,大家都叫她“李妈妈”。
  从2008年7月底到现在,3名支教志愿者每天都在帐篷里备课、吃饭,交流感受,青溪镇中心小学的学生时而来这里借书。从三伏天帐篷里40摄氏度的酷暑,到现在接近0摄氏度的严寒,志愿者们坚持了5个月。 对于志愿者们来说,费用问题是一个最不愿提及又最现实的问题。
  “天街”告诉记者,“滴水公益”自身的费用都没有着落,所以按照约定,支教期间的生活费全部由志愿者本人承担。他们3人都是刚毕业的学生,没有经济来源,主要靠成都一个好心人留下的3000元维持生活。
  “地震以后,很多东西涨价了,这3000元到2008年11月就用光了。我又捐出1000多元,都是给这3个孩子吃饭,该花的。”李妈妈补充说,“最近还有一个好心人捐了1800元作为生活费。现在,志愿者就靠着接济过日子”。
20万元生存费用花了个精光
  “滴水公益”能帮助青川获得可观的捐赠,很大程度上依靠带头人“大北”在浙江省的声誉。2007年,“大北”被授予浙江省年度十大慈善之星称号,还被中国经济商务协会评为中国构建和谐社会发展先锋人物。
  800万元的物资,就是“大北”找到浙江一个有名的主持人,利用社会关系征集到的;1260万元帮扶学生的善款,多数也是“大北”找到朋友,想办法解决的。
  而“大北”头上的光环和已经做出的成绩,并没有让“滴水公益”摆脱困境。2006年4月,“大北”和“天街”各拿出10万元积蓄,用于“滴水公益”的生存费用。为了让日常工作更加正常地开展,“天街”2007年辞去了在广东一家幼儿园的工作,专心策划活动并处理日常事务。
  2008年5月,正当“大北”、“天街”全力以赴支援四川地震灾区时,发现凑起来的20万元费用花了个精光。
  对于20万元的用途,“天街”说,主要花费是坐车和维护“滴水公益”的网站、论坛。
  “天街”告诉记者,“滴水公益”2007年创立时,只有“大北”和他的两个朋友,工作思路定为帮助贫困儿童和弱势群体。过去两年里,志愿者人数从3人增加到了1000多人,志愿者们主要在贵州、浙江、云南的偏远山区开展帮扶,目前累计资助的学生超过了400人。
  在“天街”的账本上,记下了每笔工作经费的用途。“天街”说,所有的费用里,长途汽车费用占去了大半,加上有些地方特别偏远,几十里的盘山路,必须花几百元包车行驶,费用惊人。
  除了自己掏腰包外,草根志愿者组织有没有其他办法筹措生存费用呢?“大北”说,还有三种资金来源,一是从捐助款中提取工作经费,二是向基金会申请活动资金,三是向企业求得援助”。
  第一种方式对于志愿者组织来说,存在很大困难。“大北”打了个比方:“假设某人希望捐助一个贫困学生1200元学费,而我要从中提留200元作为工作经费,那你还相信我吗?捐助者通常要求所有捐款都到受助人的手中。”
 对于向基金会申请,“大北”说,各个基金会有自己确定的公益项目,向基金会申请经费,就需要做基金会的项目,那样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而若向企业求助,或根本不愿意掏钱,或要求以企业的名义活动,不能打“滴水公益”的牌子。而“我们的工作如果不能体现‘滴水公益’的品牌,我无论如何接受不了”。“大北”说。
  除此之外,“天街”还联系过青川当地的团委,“他们的财力很有限,除了帮我们衔接一些关系外,经济方面他们无能为力”。
  “天街”计算过,一个有生命力的草根志愿者组织,一年的各项生存费用需要7~8万元,这其中包括一个全职工作人员全年的基本生活费用,“如果没有一个全职的人来规范操作、组织活动、协调关系,那这个组织必然会散乱,生存一两年就会消失。”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些草根志愿者组织的带头人,和“滴水公益”一样为此困惑。
  西南科技大学学生“小艾”(网名),是四川一家名为“绵阳义工”的草根志愿者组织的发起人。“绵阳义工”成立之初,“小艾”就遇到了生存费用缺乏的问题,“实际运作起来,发现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压力很大”。
  陕西一家名为“安康义工联”的草根志愿者组织也是如此。在每位会员每月交纳5元会费后,这个在安康市影响力不小的志愿者组织,依然需要东拼西凑、四处找钱。
新活动 回顶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