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ICP备11076303号  广州青年志愿者协会医疗服务总队 www.gzyld.org.cn
加入医疗队
加入志愿者

位置:GZ医疗队医疗教学教学文档医疗制度

职业“医闹”大起底:讹完医院敲诈家属(2)


来源:未知      作者:seagull8111      点击:次      时间:2014-07-12


下午2点,医院要求与家属代表见面,双方在会议室商讨补偿款,幕后大老板彪子终于露面。

“我是死者的表弟,我现在心里很难受……”在起初的近半个小时里,彪子一直在说表哥为人如何如何的好,小时候总是带他出去玩,说到“情深之处”,彪子眼里挤出了几滴泪水。

讨价还价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最终,医院承诺除开丧葬费外,再给家属补贴10万元。而这与之前德哥承诺的“最低30万”相去甚远。

按照此前双方协议,如果补偿款达到30万元,彪子按8个点提成,30万元以下则分文不取。

6月10日记者从赵先生口中得知,最后彪子以劳务费、餐旅费向其索要了2万元。“他们三四个人,欺负我是一个外地人,说如果不给让我出不了长沙。”赵先生说,他在彪子等人的威逼恐吓下,最终拿出1.5万元了事。

当初,德哥承诺给陈师傅等雇工350元一天的“劳务费”,事成之后会打到他们的银行卡上。但自始至终,他们也未收到这笔钱。

医闹自爆

从维权患者到职业医闹

记者卧底期间目睹的种种闹剧究竟是这一灰色行业的偶然现象还是普遍发生着?6月15日,记者通过朋友辗转找到一名职业医闹行业里的元老级人物。

张志成,长沙浏阳人,从事职业医闹七八年了,2013年“金盆洗手”。他讲述了自己从入行起的从业经历。

2006年夏,张志成骑摩托车出了一场车祸,在医院医治半年后还是留下残疾,右腿至今走路都有点瘸。张志成认为,这原本是个骨折的小手术,却因医生的误诊导致自己落下残疾。

接下来半个月里,张志成每天带着大批亲戚朋友前往医院打横幅、喊口号,他发誓要为自己讨个说法。最终,张志成意外地从院方拿到一笔补偿款。

这件事让张志成发现了“商机”,从此踏上了职业医闹之路。

医闹四大损招

张志成说,一般情况下,一个职业医闹团队的核心成员就那么两三个,其他的都是花钱雇请的临时工。“一来控制成本,二来也是为安全起见,避免走漏风声遭受公安机关打击。”

在张志成看来,职业医闹看似只有一个简单的“闹”字,但要顺利做成一桩“买卖”极其繁杂。单从流程上讲,就包括“风”、“谣”、“火”和“除”。

“风”,就是收集情报。张志成说,一般会雇人在医院病房内四处打听,有的医院的护工、清洁工也是他们的眼线。眼线向他们提供线索,他们则根据线索的含金量支付线索费,“一般来说,没得绝症却死了人的线索价值最高。”

“谣”,即制造谣言。拉横幅、发网帖,污蔑某医院草菅人命,让医院陷入舆论道德指责。

“火”,即使用武力。张志成说,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手。“如果对方调子高,始终不接坨,不派人来处理,那就怪不得我们。”这种情况下,职业医闹往往会雇请社会人员打砸、辱骂甚至殴打医生,让整个医院陷入恐慌。

“除”,就是收尾谈判。当医院被医闹折腾得差不多了,一般情况下院方会主动接受谈判。“这样我们就占据了主导地位。”

死人钱,最少提成8%

在长沙,到底有多少职业医闹,张志成也无法说得清。他认识的几个同行都活动在三甲医院,但彼此之间来往极少,业务上更是绝少谈及。“一件买卖,你做了他就做不得,彼此竞争得厉害。”

职业医闹一年能接多少单,收入多少?“我不太清楚别人的状况,就我自己来说,我干了7年,现在在长沙买了两套房、一部车。”张志成笑称,这些收入几乎大部分是赚的“死人钱”。“我们以合同的形式和死者家属约定提成比例,最少提成8个点,有些本事大的,有把握讹医院一大笔钱的,会直接将提成定为补偿款的一半。”

如果“闹”失败,未达到与死者家属约定的赔偿额度,那是不是要倒贴人工费?张志成接连摆手:“医闹吃的就是一碗不讲理的饭,就算没要到约定的额度,只要是要到了钱,我们都会想尽办法从家属手中扣出一笔钱来,不可能自己亏本。”

事实上,即便是如此高的提成比例,在从事医闹的几年里,张志成几乎从未为找不到活而发愁。

他解释:“人死不能复生,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发生事故后,医院往往要求按程序办事,做事故鉴定,走法律途径解决。而家属则大多不接受死亡现实,又排斥事故鉴定,只希望医院能给一定数额的赔偿款。尤其是来自农村地区的患者和家属,通过事故鉴定进而诉讼索赔的过程太漫长、成本太高、希望太渺茫,他们打不起官司。在他们眼里,律师和法庭远不如找上门来的职业‘医闹’靠得住、来得快。这就是我们不愁找不到活干的原因。”

医院

职业医闹在逐渐萎缩

59岁的刘宪刚是省人民医院保卫科的负责人。在他看来,职业医闹刚开始猖獗是在2000年-2006年期间。“那时候,他们停尸体、堵大门、打医生……无所不作。”迫于压力,医院往往以补偿抚恤金息事宁人。正是医院这种委曲求全的态度,培养了患者“大闹大赔,小闹小赔”的观念,助长了职业医闹的嚣张气焰。

刘宪刚认为,目前大环境正逐步改善,让职业医闹逐渐失去市场。“现在医闹主要有三种,最多的是纯粹的家属闹事;其次是家属雇佣‘零散工’或老乡闹事;最后才是有组织的职业医闹,所占比例不到15%,比以前少很多。”

刘宪刚说:“相当一部分抚恤金被医闹讹走了,家属们也都会算账。随着各项法律规章制度逐渐完善,依法处理医患纠纷会比雇请职业医闹更节约成本。”
新活动 回顶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