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ICP备11076303号  广州青年志愿者协会医疗服务总队 www.gzyld.org.cn
加入医疗队
加入志愿者

位置:GZ医疗队医疗教学教学文档医疗制度

袭医案与“看病难”的内在关联


来源:未知      作者:seagull8111      点击:次      时间:2014-07-12
看病难,看病贵,这其实是两个概念,混在一起说很容易引起误解。看病贵,说的是钱,看病难,说的是人。钱的问题,可以通过建立公平公正的医保制度、废除特权阶层100%免费医疗、增加政府投入,然后增加低收入人群报销比例、合理使用医疗资源来解决。说“难以解决”,那是权力傲慢,自私自利,多拿多占惯了,不肯解决而已,真要想解决,不是不可能的——钱好说。


不好说的,是人。“看病难”是人员结构问题,人力资源是最难解决的,有没有人考虑到这个关键问题呢?医学,专业性如此之强,多少年才能培养出一个医生。不是说,我有的是钱,我甩出两百万,你马上一年之内给我培养出10个医生——谁也做不到,两百亿也做不到,这不是钱能解决的事。


医护比、床护比、医患比,这是三个概念,目前“三比”在我国均处于严重失调状态,前两个“比”,在《关于医改的几点想法》中,第三个“医患比”,在《医学界正在发生什么》中,都有详细数据,本文不重复,只做分析。


相对来说,前两个好解决,因为一个医院在建设时就已经规划好了设多少张床位,医护比、床护比是有限的、可知的。但“医患比”却是动态的、无限的、未知的。医患比,恐怕短期内无法解决,解决的前提是设定“医疗制度合理”和“国人都是文明人”。可这两个条件存在吗?


一、国人是如何践踏医疗人力资源的


先看第一个条件,我国“医疗制度合理”吗?答案是否定的,上面提到的两篇文章里有详述,本文重点不讨论制度,此处一带而过。然后看第二个条件,我真心希望“国人都是文明人”,然而答案也是令人失望的。


医疗资源尤其是人力资源比较紧张,应当万分珍惜,然而,国人对医疗保障的不满,不从体制上找原因,却热衷于从医院本身、从医生护士身上找原因。体制之下,医生的劳动价值被人为压低,他们在为全社会的医疗福利买单,对比中外医疗收费价格很容易弄明白,中国的医疗费用是世界偏低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医保报销制度——政府出不出钱、出多少钱。可是国人习惯于人云亦云,不做独立思考,反将一腔怨气发泄到医生身上,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其实稍微动点脑子也能想明白:医生护士能承担得起全社会的医疗福利么?这种东西政府不承担怎么能由医护承担呢?


长期以来,我们的民族在仇恨教育下,喝着狼奶长大,是非颠倒,黑白不分,崇尚暴力,这种基因,还会遗传多少代?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样的民族会有怎样的未来,但我可以很清楚地预见,也可以负责任地肯定:恶劣的就医环境将贯穿于我们这一代人的一生,如果不彻底改变,还会祸及子孙。从诸多袭医案中,我看不到“国人都是文明人”的痕迹,不仅不爱惜医疗人力资源,反而任意践踏。下面举例说明并分析其带来的客观后果:


例一:上图是2014年2月25日南京口腔医院,陈护士被袁亚平、董安庆夫妇殴打至瘫痪的诊断记录。此案丑闻连连,涉及媒体包括CCTV假新闻丑闻、公安局以及一系列相关部门为凶手背书丑闻,而且是在两会期间的特殊时间背景下,令人各种目瞪口呆,不在本文讨论之列。我只谈此案对医学界的影响:它使医界人士看到了我国赤赤裸裸的官官相护,毫无安全感的医疗环境,和法律无能的真实现状。


由于医生长期面对患者,患者诉病时一般不会撒谎,所以医生的职业特点是缺少戒备心和警惕心,所受医学教育,使这个群体普遍保有人性底线,相对文化素质较高,相对文明,是当前我国最为尊重生命的群体,不是之一。此案,超出了医学界人士对于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突破人性底线的某些媒体界人士和公安部门的想像能力,其恶劣影响是,医务工作者看清了不安全的医疗环境和社会环境,人人自危,唯求自保。



例二:上图是2014年2月27日晚山东烟台某医院,一位壮汉在病房走廊里边抽烟边大声打电话,而此时正有危重患者住院,一位20来岁的护士走出护士站去劝阻,遭该男打耳光、脚踹,造成护士全身多处外伤,脑震荡、耳鸣、面部红肿,视频点击这里可查看。而众所周知,病房禁止吸烟和大声喧哗,甚至本院职工连穿高跟鞋都是不允许的,我做行政管理工作穿高跟鞋,但到病房楼办事时会刻意放轻脚步或用前脚掌走路。这是稍有一点点教养的人都应懂得的常识。


这里不讨论谁是谁非,还是谈后果,男凶伤害的不仅是护士,还有医疗秩序,此案一出,业内哗然,议论纷纷:以后谁还敢认真执行病房管理制度?关键是法律无能,未见严惩。若病房管理嘈杂混乱,单方面指责院方则无道理。



例三:上图是2014年3月,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第一人民医院,苏医生因反对家属提出的给患儿吃止痛剂,遭家属扇耳光,造成女医生口唇裂伤和脸部软组织挫伤,视频点击这里。而止痛剂有成瘾性、依赖性和反跳现象,儿童应当慎用,该医生坚持用药原则,毫无过错。此案的恶劣影响是,医生今后在坚持用药原则方面将进入无所适从的尴尬境地,用药是听家属的还是由医生来主张?



例四:上图是2014年3月5日,广东潮洲登塘村村民柯某因大量饮酒呕吐,在被送往潮州市中心医院之前就已不省人事,医务人员尽力抢救,仍未能留住醉汉生命,医方无过错。但死者家属纠集人众围攻医院,押着医生游行,年轻的医生边走边哭,看着他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同行无不为之落泪,心痛如绞。此案的后续处理令人深思:它不是靠法律的威严,而是靠“上级命令”的行政手段。


此次恶性辱医事件,不仅伤害医生的肉体,更是伤害医生的尊严,知识分子斯文扫地,文革伤痕再被无情掀起,民粹主义的阴影盘旋在中国上空,阴魂不散,越穷越蛮横越有理的价值观仍然横行于世。那些愚昧的围观者无人去阻止,吃人血馒头的麻木不仁情景再现,世界早已进入文明社会,而我们仍然生活在原始丛林,弱肉强食,同类相残,疯狂侵犯人权,粗暴践踏人的尊严。一个蔑视知识分子的社会,其无知,其野蛮,令人瞠目结舌,超出了正常人的理解范围。


更离奇的是,2014年3月6日,大连友谊医院,骨科主任刘科做了一例接肌腱手术并获得成功,仅因恢复期疼痛,患者就把为他接好肌腱的刘主任打得右眼前房出血,左眼缝合七针,视物不清,网友评论说:“这是医疗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打人真够利索的,看样子手术的确很成功。”2014年3月8日,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胸外科医生单立群,在医院电梯内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一患者家属暴打,事后该家属说:“没有什么原因,就是看见穿白大褂的想打”;上海某三甲医院的内科女医生讲述,只因她的一名患者术后腹痛缓解较慢,就专门到医院门诊围堵这名女医生,并威胁“随时可能报复”……医生在这种环境中,自保尚且不暇,还有心思看病、学习、研究、提高么?
新活动 回顶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