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ICP备11076303号  广州青年志愿者协会医疗服务总队 www.gzyld.org.cn
加入医疗队
加入志愿者

位置:GZ医疗队医疗教学教学文档医疗制度

某些媒体何以成了法外之地?----央视最新揭露《走廊医生》真相


来源:未知      作者:seagull8111      点击:次      时间:2014-05-04
2014年3月29日,中央电视台CCTV13的新闻调查播出,央视记者王志安,以扎实细致的采访,还原了事实的真相。曾经被媒体塑造成反过度医疗,反体制腐败孤胆英雄的兰越峰,终于褪去光环。兰越峰不过是一个为了自己私利,绑架了医院甚至整个医疗行业的一个非典型医生。但可悲的是,因为医患之间长期的不信任,一个反对“自己”的医生,迅速被塑造成了一个孤胆英雄。医院,政府,患者,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当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当走廊医生的事实真相被披露,我们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媒体和熟悉的记者:南方周末,柴会群
 
说起来,柴会群和王志安也算媒体圈里的两朵奇葩。当年,柴会群和肖友若联手炮制了轰动全国的“缝肛门“事件,告诉中国老百姓:医院无法无天,不送红包就会被医务人员把肛门缝起来。而王志安的新闻调查节目还原了真相,告诉老百姓那只是患者产后痔疮出血,医务人员做了必要的紧急处理。而这次,又是柴会群出马炮制了走廊医生的新闻,宣称医院无法无天,为了钱不惜骗不需要手术患者手术的恐怖氛围。而王志安经过缜密的调查分析,告诉老百姓:这一切都是谎言。
 
结合调查节目披露的事实和王志安在微博中对采访经过的一些补充,我们不难发现,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在走廊医生事件中的作用,非常耐人寻味。
 
兰越峰之所以获得舆论的巨大关注,其主要卖点就是“反对过度医疗”,在老百姓普遍抱怨看病难看病贵的今天,这一卖点无意具有巨大的号召力。可以说,如果兰越峰早点想清楚这一点,早点在这上面做文章,她根本无需在走廊坐那么久。可惜,由于一直没有高人指点,兰越峰一直没往这个方向努力。而当南方周末的大记者柴会群介入此事后,我们发现,兰越峰突然“开窍”了。
 
笔者曾闲来无事去翻了一下兰越峰的微博,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兰越峰很早就在微博中以很激烈的言词攻击医院和院领导,称院领导涉嫌黑恶,迫害职工,然而却完全没有提及“过度医疗”四个字。而在柴会群采访过她之后,兰突然发生巨大转变,不仅不再主动提及个人诉求,甚至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都坚称“没有个人诉求”,她的一切动机,突然变成了反对过度医疗,反对医疗乱象。几乎一夜之间,一个头戴光环的孤胆英雄横空出世了!
 
然而根据王志安描述,调查中,除了给纪委的举报材料之外,他们获得了兰越峰医生所有的上访材料,一共三十余份。这些材料里非常清楚地显示了兰医生的诉求:分科不合理,公推直选不合理,要求恢复超声科主任职务等等。其在材料中第一次提到“过度医疗”是2013年7月,而南方周末关于兰越峰举报过度医疗的报道时间,是当年5月。这不能不让人感到奇怪,南方周末是如何未卜先知的知道兰越峰马上要进行高尚而伟大的反过度医疗事业呢?柴大记者是掐指会算,还是懂的循循善诱?
 
为了将兰越峰包装成反过度医疗和医疗乱象的英雄,柴会群费很大力气給她找了证据,这些证据在调查中被王志安一一还原,有兴趣的观众可以自己去看。我这里仅就一些细节问题做一下探讨。
 
柴会群报道中,作为兰越峰反对医院过度医疗证据的一个典型病例,是医院要给一个不需要治疗的患者安装心脏起搏器,由于兰越峰的反对,患者很快出院。这个事情现在已经调查清楚,是患者需要做大隐静脉曲张手术,由于术前检查发现患者窦房结功能不全,需要安装临时起搏器以保障手术安全。医院处理并无过错。是柴会群搞错了。
 
每个人都可能犯错,柴会群也不例外,但问题是,柴会群这个错,犯的有点太离谱了。
 
在缝肛门事件中,我们已经领教过了某些媒体的做事风格。面对王志安的采访,柴会群的战友肖友若有两段极其精彩的话。
 
第一段是关于痔疮可不可以缝扎的(缝和扎,都是痔疮出血的处理方式,临床一般习惯称为缝扎),肖友若说:因为我爸也是以前有痔疮,我就问他,你一般的痔疮怎么处理的?一般会不会用针去把它缝起来,给它扎个线什么的,他说那个肯定是不会的,很痛的,那我就基于这样一个判断。 
 
第二段是在王志安问他为什么把缝扎痔疮说成是缝肛门的时候,肖友若说:严格来说还是有一点点问题。但是,你要这样说的话,也还是可以这样说,因为什么呢,你这个痔疮它本身就长在肛门外,然后你说它算不算肛门上的一块肉。
 
从这两段精彩的对话里,我们已经完全可以清楚中国某些媒体记者做事的风格和方式。
但如果你以为这就是极品了,那么你就错了。肖友若至少还知道回家问问爸爸,而柴会群索性连爸爸都懒得问了。
 
我们现在知道,对于这个所谓差点成为过度医疗牺牲品,幸亏兰越峰才免于不必要的心脏起搏器手术额的案例,柴会群没有完全没有对患者做任何形式的采访。这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要知道,这个案例是支撑柴会群报道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案例。即使我们已经领教过了柴记者在缝肛门事件中的表现,我们依然很难想象,一个记者竟然可以如此的不严谨。
 
事实上,即使柴会群不采访当事患者,也不难查明真伪。这个案例一经公开就引起了医疗界的普遍质疑(不包括某些披着医生外衣的非专业人士),任何一个经受过正规医学教育的人都应该很清楚,决定心脏起搏器置入与否所依赖的检查不是B超,而是心脏电生理检查。兰越峰在这种医疗决策中毫无发言权,即使医院要安排人作假,也轮不到她来。
 
就这样,柴会群既没有采访当事患者,也没有采访当事医生,甚至没有找一个受过正规医学教育的人做一下最简单的咨询。就这样制造了一个骇人听闻的“黑心医院丧尽天良,给正常人安装心脏起搏器”的报道!
 
其他的诸如伪造报告做卵巢囊肿切除之类的说辞也于此类似。医学发展到今天,其相对完善的运行模式已经最大限度的杜绝了医生作假的可能。卵巢囊肿手术不仅术前需要超声资料,术后还要常规做病理检查,而病理检查的标本资料会长期保存。再考虑到每台手术都有多名术者还有麻醉师巡回护士器械护士等等,这种程度的作假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
 
新活动 回顶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